您的位置:9159金沙官网 > 外星大作战 > 我叫姜涛,是名便衣,这是我的故事!

我叫姜涛,是名便衣,这是我的故事!

发布时间:2019-10-24 23:40编辑:外星大作战浏览(100)

    警察是黑白世界之间的一堵墙

    而便衣警察就是直面黑暗的那一面

    我们在看不见的战线上坚守

    默默无闻,关键时刻挺身而出阻挡邪恶

    便衣民警一共穿过两次警服

    第一次,我们把它穿在了身上

    第二次,我们把它穿进了心里

    ……

    这是小编特喜欢的一段文字,形象又现实,直击内心深处,可能由于职业的缘故吧,每次读来都很振奋、感动。每一个警察都有一个刑警梦,每一个刑警也都有一个便衣梦。小编不是刑警,但有幸认识一位特优秀的便衣警察,下面,让我们一起来听听他的故事,他就是

    ……

    铁拳便衣”——姜涛

    暮秋时节的冷空气,一股接着一股。

    海边城市的风,也一天天密集起来。

    姜涛现在最怕听的,就是这风声。风一起,紧跟着就是降温,而天气的每一轮折腾,对他新添的那块伤疤都是一种折磨。

    2017年7月18日,在一次抓捕行动中,姜涛被歹徒捅伤。几个月过去了,伤口早已平复,但每次天气变换时,那种隐痛还会不时地侵扰他。

    我叫姜涛,是名便衣,这是我的故事!。“其实白天没什么感觉,主要是入睡的时候,偶尔会突然抽着疼。疼能忍,主要是担心被老婆发现,那样的话,她会担心也会难受的。”

    说这段话时,这个曾被誉为“铁拳便衣”的汉子,犀利的眼神里突然落进去一片柔软。

    姜涛这一次受的伤,是从警17年来受的最严重也最危险的一次。

    “刀伤深达4cm,差1cm伤及肾脏。”诊断书上这两个数字,足以说明一切。

    其实这一次伤,或者说这一次抓捕行动,姜涛本是可以选择不面对的。

    2017年7月18日一大早,带队作战一夜在两地连续抓捕五名贩毒嫌疑人归案的姜涛,刚迷迷糊糊地入睡时,却被一阵电话铃声叫醒,不用接听,他都知道,来任务了。

    电话那头的叙述也确实如此,情报显示,在海州区后沈圩某民宅内,一名涉嫌贩毒的逃犯正在家中,抓捕机会稍纵即逝。

    我叫姜涛,是名便衣,这是我的故事!。牢记誓言,初心不改。所以每一次接到警情和任务时,姜涛都抱着和第一次一样的理念——敢于胜利,方见忠诚。

    因为十九大战时安保期间的高标准、严要求,十分钟内,姜涛做完了所有准备工作:制定抓捕行动计划,召集刚入睡的弟兄们赶赴现场。

    “轻车熟路”,完全可以用这个词来形容这支队伍的战斗力。没费太多周章,姜涛带领3名便衣队员将涉嫌贩毒的逃犯郭某抓获。

    这一章,本来就此结束。

    在抓捕完毕准备离开时,姜涛无意中瞥见一名骑电动车的男青年在郭某家附近低速行驶,见到门前有人时,对方匆匆调转车头离去。

    直觉告诉姜涛,这个人一定有问题。

    很多人都说便衣警察有一双犀利的眼睛,能洞穿所有不法分子的内心。姜涛说,其实并没有那么神。像这样偶然“撞上”嫌疑人的机会并不多见,这种灵机应变的能力来自于长期的经验积累,而大多数时候便衣们都需要长时间跟踪嫌疑人,并等候最佳抓捕时期。

    跟上去,探个究竟!姜涛迅速骑着摩托车追赶上去,并在后沈圩桥上将男青年截获。亮明身份进行盘查时,对方开口就说,“大哥,放我一马好不好?”

    我叫姜涛,是名便衣,这是我的故事!。“放你一马?我是警察,怎么可能!”

    姜涛的拒绝让对方气急败坏,随即掏出一把匕首,威胁到,“这是你自己找死啊”。

    僵持,对峙,短兵相接。

    在近身搏斗一次之后,对方迅速转身逃离,姜涛随即追了过去。十几米后,他突然感觉腰部有点酸软,用手一摸,满手血。

    “一开始以为只是划伤,等再追出去几十米后,人就软了下去。心想这下被捅了不说,人还让他跑了。”

    还好,几个小时后,躺在病床上的姜涛等来了好消息,捅伤他的犯罪嫌疑人辛某被抓获归案。

    说到受伤时,姜涛就像是在叙说一个道听途说来的小故事而已,一点也不在意。但是一说到案件,每个时间点、细节,就像列在一张图表上,摆在他的面前一样。

    就凭这些,他足以对得起别人送的“城市猎人”的称号。

    有些人,生来就是为了干某件事的。你可以说是天赋,但更多的是一种热爱、一种执着。

    身边的同事都说,姜涛,就是为干便衣警察而生的。

    2000年,毕业于南京一所高校政法系的姜涛,选择“半路出家”去考警察,并以全市第二名的成绩考进公安队伍。

    姜涛给出的解释很简单:男孩小时候都有英雄情结,再加上我是学法律的,总想着把所学的知识用在最前线。

    当一个人喜欢一件事的时候,他就会坚持不懈地去做到最好。也就从这一天开始,姜涛内心深处的那种英雄情结像雨后的春笋,恣意生长。

    2004年,姜涛带着初心与在社区民警岗位的所获,被抽调到当时的新浦分局刑警大队重案组。

    “虽然我是学法律的,但真到实际工作时才发现,需要学习的太多了。而这些年我所经历的岗位,让我学到了很多东西。如果说我这两年取得了一些成绩,那都是十几年来在各个工作岗位上积攒下来的。”

    2012年,姜涛转岗到当时的新浦分局巡特警大队便衣中队。这一干,就干了6年。

    刚转岗那会儿,也有朋友不理解,问他干嘛要去当只能“躲在暗处”的便衣?姜涛没做解释。在他心里,不管哪一个警种,初心和目的都是一样的,只不过便衣工作可能更枯燥而已。

    姜涛说的枯燥,就是便衣警察的基本功——伏击守候

    怎么守候?姜涛说,比警匪片里面的镜头还要丰富,但更枯燥。因为这不是一天两天或短期的,而是长年累月的熬,风吹雨淋日晒是家常便饭。

    随着全市社会治安防控体系越来越严密,打击街面犯罪力度的逐年加大,如今的犯罪嫌疑人作案越来越隐蔽,跨区域流窜作案的幅度越来越大,所以打团伙、破系列案往往需要投入较长时间,要摸查线索、要跟踪取证、伏击守候。

    2016年12月至2017年1月,市区多家沿街店铺遭遇盗窃。经多方侦查,最终确定嫌疑人为赵某,并获知其居住在市区的某小区附近。

    2017年1月19日下午5点多,在蹲守十几个小时后,姜涛和队员们发现并确定了嫌疑人的车辆行踪轨迹。

    事不宜迟,行动!

    待赵某在一个路口停车等红绿灯时,姜涛和队员们迅速包围过去。

    “对方一看这阵势,立即把车窗车门上了锁,而且打转方向盘准备从侧面逃跑。”

    “那时候是下班高峰啊,一旦他丧心病狂地冲出包围,肯定会对周边人的生命安全造成威胁。当时我也没多想,举拳就砸向车窗玻璃。后来想想,哪来那么大劲的,一下就砸出一个洞来,哈哈……”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等姜涛伸手把车门打开,再按住赵某时,对方都没反应过来。

    这一拳被路边的群众拍下发到网上,被网友疯狂点赞。这一拳,也让姜涛获得了“铁拳便衣”的称号。

    但这一拳,也直接造成姜涛右手血管断裂,伤口缝合了31针。

    再回头说这些时,姜涛很平静。

    “我经常跟兄弟们说,如果我们在抓捕过程中追击对方几百上千米或者挂了彩,那就说明我们这个案子办的不成功。肯定是哪个环节有了漏洞,能来个瓮中捉鳖不是更好吗。”

    也正因为有这样的高标准、严要求,姜涛一直在说,“伏击蹲守一定得有智慧,前期得有科学的研判,后期得有周详的计划。”

    “说真的,我不想自己也不想兄弟们当英雄。所以一定要做好战前准备,不打无准备之仗。”

    一直到现在,姜涛都保留着一个习惯:备份自己侦破的每一起案件和抓获的每一名犯罪嫌疑人的相应信息。

    有这样的一个队长,有这样一群队员,战绩自不必说。

    近两年来,这支便衣队的战斗力可谓“爆表”,屡屡破案。仅2017年以来,姜涛带领队员共抓获各类违法犯罪嫌疑人270余人,其中网上逃犯13人。

    一个上午,姜涛都在说案件。想聊聊他个人时,他却把队友们都喊过来了,“我这帮兄弟都一样,个顶个的棒,说说他们,说说他们。”

    小编找了个理由,支开了其他人,关起门来,把“说说你自己和家人”这个题目抛给了他。突然,刚刚说起案件还口若悬河的姜涛,一下子愣神了。他似乎不知道从何说起。

    点一根烟,猛吸几口;浅浅的叹气、咂嘴……姜涛的话匣子才在缭绕的烟雾中打开了,“其实没什么好说的,干我们这一行的,谁都愧对家人。”

    在美誉背后,这个铁骨铮铮的男人除了对工作有着无限热情外,对家庭也有一份柔情。

    “一开始,父母就反对我从警。后来习惯了,也就不再说。但是上次挨了一刀那件事,因为在圈里传开了,还是让老人们知道了。我妈哭着说,‘让你不干公安你非要干公安’……”

    就像这几天伤疤带来的隐痛一样,这点痛对姜涛来说,能忍住,他担心的是家人的担心。姜涛更多的愧疚是来自自己对家人情感的缺失

    便衣警察,很多时候是昼伏夜出。等他结束了一天的工作时,往往都是凌晨时分了,这时候再回家,妻子和女儿早已入睡。

    都说陪伴是最长情的爱,但对姜涛来说,这只能成为遗憾。

    “有时候为了不惊扰到她们,我就在车里对付一会,反正天不久就亮了。有时候忙起来,和女儿都是几天不照面。好在老婆一直支持我,女儿还小也好哄。”

    “她们俩还好,至少还住在一个屋里嘛。我们现在这个年纪,最对不起的就是父母了。他们都住在老家,我一忙起来时,真是好几个月才能回去看一次他们。”

    简短几句话,又是一阵沉默。再点一根烟,姜涛才说起了老父亲病倒他都没回家的事。

    10月17日,被抽调到一个系列飞车抢夺案专案组的姜涛,接到老同学的电话,电话那头,一开始只是象征性的嘘寒问暖。

    “当天这个案件进入抓捕期了,我看他东拉西扯的,就想把电话挂了。他知道我肯定有事在忙,就轻声说了一句:老爷子住院了,你有时间就回家看看吧。”

    “当时脑子就嗡的一声响,因为他们都知道我那段时间很忙的,再加上电话还不是我妈和我哥他们打的,我心想肯定不是小病小灾了。”

    再三确认后,姜涛得知老父亲是突发脑梗,因为家人发现及时、医院救治及时,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

    几天前,案件侦办结束后,姜涛跟领导请假回老家陪伴老父亲。而这件事,身边的同事至今没有一个人知道。

    整个上午,只有这一会儿,姜涛的语气是不平静的。

    采访手记

    然而一个上午的时间,太短,只能听到这个“铁拳便衣”故事的一丁点。

    39岁,即将步入不惑之年,但姜涛的警察故事,还没有结束,仍旧精彩着。

    临结束时,小编再次抛给他两个问题,算是一个小结。

    问:干了这么多年便衣,想过转岗吗?

    答:机会有,但我觉得现在不能走。我的工作还没干到可以总结的地步呢,还有很多需要我去学习、去钻研的地方。

    问:现在能给自己做个评价吗?

    答:还没到时候吧,我希望等将来退休了,可以对自己说——我曾是个很棒的警察!

    人物档案

    “城市猎人”

    姜涛,男,39岁,中共党员,2000年8月参加公安工作,先后在派出所、刑警大队重案中队工作过,自2012年至今在便衣岗位工作,现任连云港市公安局海州分局巡特警大队副大队长。

    从警17年来,先后荣立个人二等功2次,多次被评全市公安机关“巡防之星”,荣获海州区首届“十大杰出青年”称号。

    致  敬!便衣警察!

    本文由9159金沙官网发布于外星大作战,转载请注明出处:我叫姜涛,是名便衣,这是我的故事!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