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159金沙官网 > 外星大作战 > 《鹦鹉和独角兽》

《鹦鹉和独角兽》

发布时间:2019-12-07 07:47编辑:外星大作战浏览(54)

    (一)

    公元前6666年6月6日下午6时6分,YY市多种资源发电站发生爆炸,爆炸导致的浓烟遮天蔽日,经久不散,辐射量高得炸了测量仪。YY市成了禁地。

    所有的巧合加起来让人搞不清是人为还是难以言说的神喻。然而,当外界为YY市乱成一团的时候,这片沦为废墟的土地却以某种让人难以置信的方式重生了。

    一个月的时间,这里遮天蔽日的浓烟散了,揭开了YY市最后一片面纱。然而,面纱下的真相却让人惊惧。这里的人在一夕之间全都变成了动物。

    有些人变成动物之后逃离了这里,但大部分都留在这片残破的土地。离开的动物在人类世界活得很孤独,没走的动物在这里和同类抱团取暖。绿色的植物在断壁残垣上生长起来,正在逐渐掩盖人类存在过的痕迹。

    这里的动物和普通动物一样,这里的动物和普通的动物又不一样——它们会说人话。

    《鹦鹉和独角兽》。(二)

    上午8点,日光耀眼,人类世界里最繁忙的时刻。而此刻在YY市一棵大榕树啊,正卧着一只犀牛,它百无聊赖的摔着尾巴。在他的背上,站着一只鹦鹉,那鹦鹉是绿色的,相当小巧可爱。

    鹦鹉正歪着头细心的梳理着自己的羽毛,“人爱惜自己的名誉,就像鸟爱惜自己的羽毛”,鹦鹉在变成鹦鹉之后,终于明白了这句话的含义。他简直爱死了自己这一身的毛,没事就歪着头清理,容不得一点灰尘。

    “喂喂!”他张着翅膀,跺了跺脚,要跟脚底下的犀牛说话。

    “你说,你见过我长得这么好看的鹦鹉吗?”他跳下来,收起了翅膀,踱着小步,绕到了犀牛的眼前。

    《鹦鹉和独角兽》。犀牛抬了下眼皮,轻哼了一声,懒得搭理他。

    鹦鹉洋洋得意,继续说道:“我可真没见过像我这么好看的鹦鹉,看这毛绿的,啧啧……”

    犀牛并不想说话。

    “还有我这爪子......”鹦鹉抬了一只脚,为保持平衡,又张开了翅膀,“啧啧……”

    犀牛仍旧不想说话。

    “唉,什么叫天生丽质难自弃,那说的就是我啊......”鹦鹉抬头望天,结束了这番自我安利。收起了翅膀,跟犀牛对望起来。

    “哦。”犀牛语调低沉,“那你这么能耐,咋不上天呢!”

    鹦鹉闻言一顿,瞪了犀牛一眼,转身走了。

    X的,伤自尊了!

    (三)

    不是所有带翅膀的都会飞,比如鸡,比如这只鹦鹉。

    自从YY市的人们变成动物之后,那些变成鸟类的,便带着人类本能里对天空的渴望,一个个的开始学习飞行。有的成功了,例子有很多,有的没成功,比如这只世间最美丽的鹦鹉。

    鹦鹉决定好好的学飞,以前听说过老鹰为了教小鹰学飞而把它推下悬崖的故事。这种教育方法虽然简单粗暴,但却相当有效。鹦鹉当然不敢找悬崖,于是他找了一棵树。靠着已经会飞的大鹏的帮忙,他成功的上了树。

    三米高的距离,鹦鹉有些紧张的拍了拍胸脯,拍完之后觉得胸前的绒毛有点乱,又细心的捋了捋。

    加油吧!此番不成功便成仁!

    他闭上了眼睛,他张开了翅膀,他跳了下去,然后——

    “哎呦!我的爪子要断了!”一声凄厉的喊叫吸引了很多动物的注意。

    鸽子,白鹅,灰熊,鸭嘴兽......都围了上来。

    犀牛趴着不想动,结果被路过的鸡大婶一翅膀扇在脸上:“你咋这么没爱心呢?!”

    《鹦鹉和独角兽》。《鹦鹉和独角兽》。于是,犀牛慢悠悠的站起来准备去献爱心。

    大家围着哀哀啼叫的鹦鹉手忙脚乱。熊大哥想把鹦鹉抱起来起来,结果一动他便又惨叫起来。

    小白兔红红的眼睛里满是同情:“要不,咱们打120吧?”

    犀牛挑了个离他们较近的位置重新卧倒,免得再被指责“没有同情心”,他甩了甩尾巴,说道:“咱们现在打120有用吗?应该打给动物保护协会吧!”

    众动物闻言皆是一愣,鹦鹉哭得更大声了。

    (四)

    世间万物皆然,存在即是合理。所以即便是此刻变成了动物的人们也努力生存着。盛夏时节,午后的天气便热得难以忍受,这里没有空调,仅有的遮挡便是这里的树。大多数动物都聚在树下乘凉,一拨一拨的聚在一起叽里呱啦。

    “你离我远一点......”变成猫的张大哥对变成老鼠的吴小姐这么说,他们之前是情侣来着。

    “你还想吃了我不成?”吴小姐鼠眼圆睁。

    张大哥一边磨着爪子,一边流着口水,“我怕我忍不住......”

    吴小姐“哇——”地一声就哭了出来,“你个没良心的......”边哭边往鸡大婶身后躲去。

    作为曾经的动物学博士现今的白鹤老伯伯见状无奈的摇了摇头,抬头望向湛蓝的天空,叹了口气,“这里的人兽性越来越重了”。

    鹦鹉依旧踩在犀牛的背上,望着这眼前一幕幕,不明所以。而他身下的犀牛,仍旧不停地甩打着尾巴,只是温润的眸光正盯着林子间的某处,久久不能回神。

    “大牛,你看啥呢?”鹦鹉踱到他的头上,踩了踩他的耳朵。

    犀牛抬了抬头,有些为难的说道:“你有没有觉得身上有点......痒......”

    “痒?没有啊......”鹦鹉又歪头看了看自己的羽毛,确定一尘不染,虽然这身毛很好看,但也得承认真得很热啊。

    “可是,我痒啊......”犀牛动了动身子。

    鹦鹉低着头在犀牛身上绕了一圈,发现果然有些小虫子附在他的身上,任他尾巴怎么甩都甩不掉。鹦鹉便张了翅膀,好心的替犀牛赶从子,拍了一会儿之后又怕弄脏自己的翅膀,便又伸出爪子在犀牛身上抓拉着。

    然而,这些对犀牛庞大的身躯来说不过都是杯水车薪,犀牛起来又躺下,躺下又起来,绕着树不知道绕了多少圈,最终终于下定决心,再次躺下后对背上的鹦鹉说:“你下来!”

    “干嘛......”

    “快点下来!”

    鹦鹉依旧不明所以,委屈的眨了眨眼,还是爬了下来。待鹦鹉爬下来之后,犀牛便起身向着对面的林子冲去。身后鹦鹉迈着两个灵巧的爪子,尽量跟在犀牛身后,但毕竟能力有限,等他追上犀牛的时候,便被眼前一切惊呆了。

    林子里一处泥潭中,他的老伙计——犀牛,正翻滚的不亦乐乎,泥浆飞溅起来,险些砸到鹦鹉身上。

    鹦鹉大张着嘴,震惊地说了句:“我记得你之前有洁癖来着......”

    犀牛闹海的动作顿了顿,看向鹦鹉,幽幽地说了句:“往事不要再提......”

    (五)

    YY市的动物们便在这日复一日的生活中自娱自乐着,待到所有的八卦都说完,所有的纷争都理清,鹦鹉仰着头,看着天边的云彩,一声长叹“好无聊啊——”

    然后就在今晚,就发生了一件让他们觉得不那么无聊的事。

    话说自从YY市发生异变之后,外面就一直猜测不断。对外界的人来说,巨变也同时也意味着机遇。与大多数人对这片土地的恐慌不同,仍有不少人觊觎着这片土地,所以尽管政府已经下了禁令,但仍有要钱不要命的人愿意前来一探究竟。

    今天晚上来的是一个走私贩,他听说YY市里的人变成动物之后便发现了一个商机——要是把这里的动物卖给马戏团,光门票钱就能赚到在梦里笑醒吧!

    于是这位好汉便在这月黑风高之夜嘿嘿笑着突破了政府设立的防线,做好了刷新三观的准备。

    刚入眼的便是一株长得格外巨大的捕蝇草,捕蝇草谁没见过啊,这个只是长得比较大而已。虽然这棵草在风里飘来飘去的姿势显得有些诡异,但好汉并不怎么在意,依旧继续往前走着。就在他越走越近,越走越近的,近得离捕蝇草的捕食范围只有0.1厘米的时候,那株捕蝇草停下了风中摇摆的姿态,微微抬起花萼,看了他一眼。

    看?!看了他一眼?!虽然没有捕蝇草没有眼睛,但是好汉觉得就是被看了一眼。好汉有点怂,倒吸一口冷气,后退了两步,生怕捕蝇草下一秒就张着嘴向他冲过来。

    那株捕蝇草顶着花萼的茎叶又微微晃了晃,两片紧闭的叶片微张,某些角度看上去像是在笑一样,好汉又不自觉的后退了两步。下一秒,那株捕蝇草便将茎叶猛地往前一伸,咧开了大嘴,说了句:“朋友,你好。”

    嗯,还是字正腔圆的播音腔。

    紧接着,便是一声惨叫,好汉飞奔至千里之外。

    (六)

    关于捕蝇草会说话这件事引起了YY市动物们的注意,他们围绕着捕蝇草七嘴八舌的讨论了起来。

    “你为什么会说话啊?”

    “还有没有同类啊?”

    “变成捕蝇草的就你一个吗?”

    ......

    按理说植物是不应该会说话的,因为没有基本的生理基础,但是这株捕蝇草不一样,他在还没变成草之前是市里广播站的广播员,每天上班第一句话就是“朋友,你好”,由于对自己的工作太过于酷爱以及内在想说话的欲望太过于强烈,所以,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的努力之后,捕蝇草的中间竟然长出了一个叶片,这样便起到了舌头的作用。同时,为了防止吃东西的时候不小心把自己的舌头也消化了,这株捕蝇草还决定,从今以后只靠光合作用生活。

    明白了原理的动物们恍然大悟,也忽然意识到,植物里可能也包含着自己的同类,兔子小姐忽然就哭了起来,鸡大婶连忙拍着翅膀问她怎么了怎么了?

    “我......我,我昨天吃了一个胡萝卜......”

    众动物一阵唏嘘,之后便陷入了发现新同类的乐趣中。

    犀牛对着那棵之前经常乘凉的大榕树嗅了嗅,觉得跟普通的榕树也没有什么不同。回头就看到那只鹦鹉,在一颗兰草面前一字一句的问道:“你是人变的吗?”

    那棵兰草的叶片竟然抖了抖,也不知道是不是风吹的。鹦鹉惊喜地绕着兰草兜了一圈,惊喜过之后又有点怀疑,站在兰草面前试探性的唱了一句:

    “如果感到幸福你就拍拍手?”

    那兰草竟然真的伸出两片叶子轻拍了两下。

    “如果感到幸福你就点点头?”

    所有的叶尖又全都低下又抬起了。

    “如果感到幸福你就扭一扭?”

    ......

    犀牛就这样满头黑线的看着一只傻缺的鹦鹉和一颗在风中扭到癫狂的兰草,觉得这个世界好玄幻。

    (八)

    在认识到植物也有可能是同类之后,YY市的动物们养成了一个吃饭前先跟食物打声招呼的习惯。

    这里的日子依旧日复一日的过着,初时的新鲜感过后,接下来便自然而然的开始厌烦起来。他们开始无比的怀念人类的世界。偷偷跑出去的动物越来越多,忍受不了异类的眼光而从外面跑回来的动物也越来越多。正如那只鹦鹉一直没有学会飞一样,当局也一直声称正在思考解决方案,却一直拿不出具体计划。

    但是,故事如果要继续发展下去,就必须要出现转机。于是一件令世界震惊的事情发生了。

    起因是这样的,A国和B国的人正在打仗,这会儿正打到僵持期,两方难分高下,A国的将领愁的的整个人都萎了。就这样在一个漆黑的夜晚,A国将领正在营地部署明天的反攻计划,一块沙地被划得体无完肤,小旗子插得到处都是,将领抹了把头上的汗,再次看了眼反攻部署图:这样,应该没问题吧?

    正在这时,门忽然开了,将领一回头,没人,再一低头,就看到一只猫迈着销魂的步子款款而来。将领皱了皱眉,刚打算叫人把这只猫扔出去,结果刚开口,就听那只猫发出了一声稳如泰山的:“闭嘴!”

    诶?这什么情况,一只猫发出的声音竟然比他这个全国作战统帅的还要威严?!诶,不对,关注点难道不是这只猫竟然会讲话吗?

    总而言之这只猫讲话了,并对A国作战将领说自己昨天在B国偷听了他们的进攻计划,如果你愿意拿三年的小鱼干来换的话我就把他们的进攻计划告诉你。A国将领答应了,于是那场战争,A国取得了压倒性的胜利。

    这个事件的严重性是终于让人们意识到YY市人变成动物是件与自身息息相关的事,你不知道路过的那只狗是不是人变的,你不知道桌上的苍蝇是不是人变的,你甚至不知道卫生间的蜘蛛是不是人变得......

    总之,人们意识到改变这种被动的场面有多么重要,于是,加紧研发把人变回来的药水就变得迫在眉睫。

    (九)

    有压力就有动力,然后,药水就弄成了。但是药水中包含着一种极为珍贵的金属元素,大规模制造所承担的经济压力与环境压力都是是十分巨大,也因而药水的产量也是有限的。因此严格核实每个动物的身份便成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只有那些能提供生而为人的铁证的动物,才有资格获得药水。

    这对其他动物来说都是很简单的事情,因为他们只要开口说句话就足以自己生而为人的身份。而这里面唯一遇到困难的就是鹦鹉。

    确定一只鹦鹉是一个人有千百种方法,但偏偏检验员选择了一个最蠢的一种——他找了一只同种类的绿毛鹦鹉过来,决定通过对比来解决这个问题。但恰巧的是他找过来的这只鹦鹉还相当的聪明,模仿能力还十分强。

    那只绿毛鹦鹉以为看到了真同类,所以,一被放出了笼子就激动的扑了上去。鹦鹉躲闪不及,被撞了一个趔跌。张着翅膀心气不顺的说了句:“你有病啊!”绿毛以为是某种打招呼的话语,于是也学了一句:“你有病啊!”

    鹦鹉一听来气了,呦呵,你丫一只鸟,还敢骂我!于是,一翅膀就呼了上去,那绿毛被呼噜的有点懵,愣了三秒反应过来,自己,这是,被打了!紧接着就一翅膀扇了回去。两只鹦鹉就这样掐了起来。

    检验员刚拿出小本子,立马又转过身来拉架。一手捏着一个小细脖子,就把它俩分开了。紧接着检验开始,检验员打开小本子,就开始问道:

    “来,说下名字。”

    鹦鹉:“我叫XXX。”

    绿毛:“我叫XXX。”

    鹦鹉一听,眼睛立马就瞪圆了:“滚蛋!你能叫XXX!”

    绿毛立马有样学样:“滚蛋!你能叫XXX!”

    鹦鹉:“哎呦!我去!你还学......”

    绿毛:“哎呦!我去!你还学......”

    ......

    爪子一张,翅膀一扑棱,一场赌上人族与鸟族尊严的战争正式开始。

    鹦鹉不会飞,所以他被绿毛呼噜下栏杆后,就处于被动地位。被绿毛追着啄,还没反击两下,绿毛就拍拍翅膀,在鹦鹉刚刚好碰不到的地方耀武扬威。鹦鹉简直要气炸了,什么时候受过这种鸟气!

    鹦鹉觉得自己要炸了,他扑棱着翅膀,觉得有一股力量在他体内不断的膨胀,撑得他的肺像氢气球一样,不断的充盈,膨胀,升华,他瞪着那只绿毛,双目中似要喷出火来,陡然间,他觉得时机到了,于是——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咳咳,夸张了,反正他就略一振翅,就这么飞起来了!

    小样!看老子这回不掐死你!猛然间get新技能的鹦鹉洋洋得意,歘——地一声就朝绿毛飞扑而去,两个顿时打得不可开交。

    检验员其实也就是个老实工作的普通人,每天大事小事也够烦了,这会儿还得看两只鸟打来打去,唉——有什么办法呢,只得再次拉架!

    然而,这次并没有这么幸运,两只打红眼的飞禽哪还管什么是非黑白,逮到什么干什么,抓挠啃咬啄,无所不用其极,前来拉架的检验员也不曾幸免,一个不注意,便被啄伤了眼,那血流得哗哗地。

    两只鹦鹉最后是被检验员痛苦地嚎叫声拉开的,二鸟一开始并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它们只是被过高的分贝惊吓到了,面面相觑了一眼,看向地上打滚的检验员。

    鹦鹉大叫一声,突觉大事不妙矣!

    (十)

    鹦鹉就这样以蓄意谋害公务人员的罪名被划入了“恢复人类计划”的黑名单,对于这件事,鹦鹉一方面觉得弄伤了检验员很抱歉,另一方面又不免有些委屈。

    眼看着动物们越来越少,鹦鹉日渐忧伤。

    “再见了,鸡大婶。”

    “再见了,猫大哥。”

    “再见了,鸽子小姐。”

    ......

    鹦鹉盘旋在空中,对小伙伴一个一个的告别。

    走在最后面的是它的老伙计犀牛。

    “嗨,大块头,再见了......”鹦鹉忧伤的挥了挥翅膀。

    犀牛看着颓唐的鹦鹉,脚步顿了顿,“那个,你也别太难过了……”

    话还没说完,就被鹦鹉眼中陡然蕴出的眼泪吓得没了声,“哎呀,你别哭……”

    鹦鹉哭的更大声了。

    ……

    犀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看着在落日下,等着被注射的动物队伍越来越短。

    终于,一咬牙,一跺脚。

    “行啦,你丫也别哭了,大不了哥陪着你!”

    鹦鹉闻言,抽抽了两声,泫然欲泣的看着犀牛,小心翼翼的问了句:“真的吗?”

    “哥什么时候骗过你,赶紧上来,”犀牛看着鹦鹉头稍微往后扬了扬。

    鹦鹉一拍翅膀,便飞到了犀牛的背上。

    犀牛看着那条在落日的余晖中若隐若现的警戒线,飞奔而去。

    那天夕阳下的奔跑,是他们一无所知的未来。

    本文由9159金沙官网发布于外星大作战,转载请注明出处:《鹦鹉和独角兽》

    关键词:

上一篇:《芳华》:芬芳飘逝,火热年华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