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159金沙官网 > 熊猫卡丁车 > 熊猫卡丁车呆子,等我

熊猫卡丁车呆子,等我

发布时间:2019-11-27 23:13编辑:熊猫卡丁车浏览(98)

    心里有你.jpg

        一  相识
    

    林舒在去年寒露时候遇到他,那是2016年9月底的最后一天。在戈壁大漠,晚上8点看日落,漫漫黄沙中,夕阳渐渐落下,遥目望去,浩瀚的沙漠在天地间唯有苍凉。孤单的灌木丛,枯萎发干的树干,仿佛生命最初的希翼, 让林舒感觉自己真的非常的渺小,苦难也仿佛风中的沙,就这样消逝而去。

    那个时候,李天忆刚从敦煌过来,身上背着背包客惯有的大包,里面装着各种摄影器材,各种生活用品,还有帐篷。她原本没有留意到他,但那夜,天上的星光璀璨。

    她从来没有看到过那么多的星星,导游说或许半夜3点左右能看到银河,然后她从帐篷里爬出来,就看到他,孤零零一个,站在离她帐篷不远的一个小高地,架着相机,看着天。

    戈壁的晚上格外的冷,他穿着单薄的一件T恤。

    所以她走过去,呵着气,搓着手,看着他第一句话便是,“你不冷吗?”

    他愣了下,转过头来,看到是她,有点惊讶,眼睛似乎有一闪而逝的光,嘿嘿回复道:“冷啊,但是出来得匆忙,衣服没带。”

    她一呆,寻思着这人,真傻,和他相视一笑。

    不知道怎么形容那个夜晚,半明半暗的月亮挂在天上,居然还能看到漫天的星子,这在城市中完全无法想象,几缕冷白的云丝如同夜空的薄纱,给漫天的星子无端增添了一分神秘。戈壁的苍凉搭配着豪华的星光,加上李天忆冻得直抖手跳脚的夜晚,她记忆分外深刻,像是一幅淡彩画,却是用版画的技巧刻印在心里。

    他们闲聊,他给她看他的相机,里面有林舒的照片,是他们在晚餐时围着篝火做游戏的时候,那个她在自顾着跳舞,完全没有留意到身后这个眼睛。她极惊诧,说,我们真是有缘,眉眼笑出一个弯月,闪闪发光看着李天忆。

    第二天,由于他们都是青海湖环湖游的线路但是刚好方向相反,一个先上行,一个先下行,只能互相留下微信,继续各自的旅程。 离开的时候,他们没有道别,后来他解释,怕伤感,便很早的就提前走了。

    再后来大约有半年,他们都没有再联系过,很奇怪,都是互相看着彼此的微信朋友圈,点赞,却不说话。这个沉默的状态最终还是李天忆打破了,他那个时候开始做淘宝,刷单,他发微信给她。

    “5块钱包邮2个U型抱枕,帮我刷个单?”一个链接在后面附着。

    “你做淘宝?”

    “是的,想做做小生意。”

    “这个年头,淘宝可不好做。”

    “嗯,知道,但试试呗。失败不可怕,可怕的是害怕失败。”

    过了4天,收到2个可爱的抱枕,居然是她喜欢的青蛙和熊猫。

    “谢谢,收到了,巨可爱。”

    “不客气。”

    熊猫卡丁车呆子,等我。他们于是又开始这么有一搭没一搭的聊起来。

       二   她的伤
    

    悲伤什么时候开始蔓延 ,我们又什么时候开始学会疗伤,再痛也是记忆中不能磨灭的一环。

    2016年9月22日,秋分时,一个女孩发了一张照片给林舒。

    顾驰。顾驰。林舒不分日夜在嘴里念叨这个名字,十六笔的2个字,不断在指间描绘。她在单位看着电脑默默地哭,回到家看着没有影像的电视机默默地哭,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还在默默地哭。哭红的双眼肿的像核桃,却没有人可以怜惜。

    她为了他,离开自己熟悉的城市,来到这个陌生地方,一切重新开始。她没有朋友,没有过去,只有他。

    她为了他,放弃尊严,放弃梦想,一个养尊处优的大小姐,硬生生变成了洗手作羹汤的少妇,就为了和他在一起。

    她为了他,不再去逛街,不再去买化妆品,不再旅游,不再花钱,因为他们收入都不高,她想存钱一起好好生活,一辈子。

    熊猫卡丁车呆子,等我。直到那天,那个女孩发了一张照片到她邮箱。那是一张床照,顾驰和这个女孩的,对着镜头做了一个V的手势,恶俗到极点。

    林舒顿时有那种吃了一万只苍蝇的感觉,她强忍着难受,找到那个女孩,问,你们什么关系?

    “他来追我的,你不信可以来我们单位查视频。”女孩看起来很骄傲。

    “哦,是吗?哦……”林舒忍住没哭,离开。

    她把照片啪的丢到顾驰面前的时候,她还是在笑着的,她问他是爱那个女孩还是爱她。

    他沉默。

    “好,我明白了。”林舒咬咬牙,强忍着笑到离开。

    她收拾了自己全部的行李,搬到朋友家借住,然后,删除了他全部联系方式。

    然后她捡了几件衣服就去了青海湖,去找寻苍凉。

    2017年,4月16日,林舒生日那天,她一个人去ktv唱歌,眼泪又顺着脸颊留下来时,突然想到他,他离她很远很远,飞机都要几个小时的城市,她对此感觉到一种安全,她需要倾诉。

    打开手机,林舒找到那个傻呆的怪物超人头像,发了条短信。李天忆,我好难受,好难受,可以陪我聊聊吗。

    今天这座城市的夜空有几颗零落的星子,忽闪忽闪看着她。

       三 幸福的感觉来得那么突然
    

    幸福是什么?有人说就像肉包子打狗,狗知道。

    2017年6月21日,夏至那天,李天忆来到林舒的城市,美丽的滨城。这座城市也有星光,他们在星光下缠绵,彼此温暖着空荡荡的心,他吻她,从眉眼到脚尖,给予了他全部的爱。

    她半夜突然清醒过来,看着熟睡的李天忆,想伸出手抚摸他棱角分明的侧脸,最终还是停下来手,慢慢起身。站在大大的落地窗前,她看着天空,今夜没有星,只有这个城市昏黄的灯火勾勒出来的寂寞轮廓,浓郁的夜色下,她却不知道为何看不清楚自己的心。

    情人节当天,她收下他为他精心准备的两个超大的毛绒玩偶,不禁一丝苦笑,还是个孩子呀。

    没想到,他又变戏法似的从袋中拿出一个漂亮的丝绒盒子。

    “我知道玩偶幼稚了点,但我觉得你也会喜欢,就准备了2份礼物。”他说的时候有种腼腆,淡淡地笑。

    她看着他,

    伸出手接过盒子,小心地打开。

    “恶魔之眼?!好漂亮!”她知道它,是施华洛世奇的经典款。

    她小心翼翼拿出来,摊开手,把链子放在手心,朝他呶呶嘴。

    他没有反应。

    “呆子!”林舒翻了个白眼,心里暗骂。

    十几秒,手都举累了,他还是呆呆傻笑看着她。

    “帮我戴上!呆子。”她咬唇细语,面色微红。

    “嗯!”他接过她手上的链子,小心翼翼给她戴上,然后把她转个身,不住点头,笑容从眼角飞到眉梢,似乎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熊猫卡丁车呆子,等我。熊猫卡丁车呆子,等我。“好看?”她挑眉。

    “嗯!”他使劲点头,生怕她看不到似的。

    “怎么想着送我这个?”

    “我挑了很久,选它因为它的寓意是守护,我希望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项链可以代替我守护你。” 他眼神真挚而诚恳,温暖从脚底到心里,冲到脑门,红彤彤的脸,像煮熟的虾子,还冒着热气。

    她觉得自己突然就像是个未经世事的孩子,除了感受这个世界的暖意,没有其他的防备心。

    再之后,他从见着她的那刻起,只要醒着,就没有放开过她的手,他会牵着她吃饭,牵着她压马路,牵着她看电影,牵着她逛街,他说会这样牵着一辈子。

    他煮饭的时候,会让她在厨房边上端个椅子坐着,看着他为她端上一道道的爱心小菜;她空调坏了,他上网查,陪她去逛,然后付款买了海尔最好的那款机子,说怕坏了麻烦,海尔售后简单;他还喜欢听她没事瞎哼哼的曲子,还很专注地听,默默录下来存在微信,说要有空的时候听,他说这话看着她的时候,她脸红得像涂了胭脂。

    她感觉自己被一种突然而来的幸福包裹着,没有办法逃离,她也不想清醒。

    他们一起去海边散步,走了很久很久,牵得手心都出了几茬的汗,依旧这样牵着,她说累了,他环顾四周,没有椅子,他便半蹲下身子,说,坐我膝盖上吧。

    她不禁失笑出声,“你这又是唱得哪出?”

    “你不是累了么?没有椅子就坐我膝盖上呗,我不累,没事。”

    她看着他,眼角潜着泪,抿着唇,细细打量着这个比她高一个头的男人,咽了下口水,抬头看天,禁不住还是滑落了一颗泪。

    她突然感觉自己就像个公主一般被照顾着。

    “你怎么了?”他吻她,吻下她的泪。

    他着急地搂着她,说,“你怎么了?是我说错什么了吗?”

    她环抱着他,眼睫毛还扑闪扑闪挂着泪,紧紧地抱着他,感受他身上的温度,允吸着他的味道,就像植物吸取养分,向日葵追寻太阳般自然和重要。

    她说,“我终于感觉自己活着,像个女人一样活着。”

    “傻瓜……”他抱着她,像抱着珍宝,呵护在怀中。

    她和他说,她想要去大漠,那是因为她想看看最荒凉的地方究竟有没有自己的心。只是,她也没有告诉他,她的心早就已经空了,像是没有内核的一个人形娃娃。

    而李天忆抱着她,温暖她,是在帮她一点点把自己的心从黑暗的角落捡起来,拼凑成一个完整的形状。

    他们每天就这样过着,一周7天。

    只是他终究还是要回去的,他们之间无法改变的事,是两个城市的距离。

    他一遍一遍说着爱她,但她依旧从来没有说过。

    离开滨城的那天,他给她转了5万块钱,说她一个女孩子在这个城市不容易,吃好点,穿好点。她不收,给他转回去,因为她知道他的全部积蓄就是这5万块了。然后,他又给她转回来,这样纠结了几次,她放弃了。

    “呆子,没钱吃饭不要扛着,这钱还是你的,只是放在我这。”她无奈看着他。

    他憨憨地笑笑,点点头。

    然后,他飞走了,临走说,让她等他,他爱她,比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爱,但他要去赚钱,才能给他们长久的幸福,那个城市他有自己的资源。

    四  天平的两端
    

    不知道为什么,有些人总是在失去后才知道珍惜,幸福却不知道应该在哪一头。

    2017年7月5日。林舒听到楼下有人在叫她的名字,她走到窗边上,看到顾驰捧着一大束玫瑰站在那里。

    她手机响起来,是顾驰。

    “林舒,我错了,给我一个机会,原谅我。”

    她皱眉,坐在窗边的地上,呆呆地就这样坐着。

    顾驰的电话又打过来,她挂了。再打,她再挂。

    然后她听到顾驰的声音从楼下传来。

    “林舒,我错了,给我一个机会,求你!”

    她不想去理会,可是他的声音总是一声声穿透钢筋水泥的墙,穿过玻璃窗,这样一声声传来。

    她晃晃脑袋,闭上眼,倚靠着墙,抱着自己的膝盖,头埋下去,像鸵鸟一样。

    僵持了半小时,顾驰还是锲而不舍地打他电话,锲而不舍地在楼下大喊。她觉得影响不好,便从地上起来,下楼去找顾驰。

    顾驰他看见林舒就拉着她的手,拖到自己怀里,带着浓重的哭腔,说,“林舒,林舒,你终于下来了,你还是舍不下我的,我知道。”

    她厌烦地看着他,紧紧皱着眉。

    “对不起,对不起。”他不断重复这三个字,她闻到他口中传来的些许酒气,心里想,这个男人连道歉的勇气都没有,呵……

    “林舒,我爱你,我不能没有你,不然我会死掉的。”他红着眼,死死抱着她。

    他开始说他们之间曾经的美好,说他们在一起的4年如何如何的幸福,说他失去她之后他过得如何的失魂落魄。

    她看着他,似乎是瘦了许多,满脸的憔悴,居然让她有些不忍心。

    林舒僵着身子,试图推开他,但是他力气很大,无法挣脱。

    她听着他的哭诉,闭着眼,咬着唇,让自己心冷起来。

    后来他哭够了,放开了她,放下了花,说,“我好想你,林舒,我爱你。”

    她依旧冷冷看着他,像看一个闹剧。

    “可是,我不爱你了。”她看着他,语气像对一个陌生人,眼神冷漠而疏远。

    “不,不会的,你只是忘记我们曾经多么美好。”他用深情款款地眼神看着她,一如多年前一样。

    她扯着嘴角,冷冷一笑。

    “你只是忘记了,我会让你想起来。”顾驰说完将花塞给林舒就转身走了。

    于是此后,他天天过来找她,就像曾经那个热恋中的男子,记忆中美好的过去一幕幕在林舒脑中晃来晃去,晃得她异常烦躁。

    李天忆还是每天都给她打电话,她觉得内心有种人格分裂的感觉,理智告诉她,顾驰不值得她去爱,他们没有未来的,但,她脑子却依旧很乱,于是她开始在电话中变得沉默。

      五   幸福的蝴蝶
    

    幸福像是蝴蝶,总是在花丛飞来飞去,无法捕捉。

    2017年8月26日,李天忆又飞过来看她,陪她过七夕。

    他依旧像是情窦初开的傻小子,尽管已经到了而立之年的30岁,但让人感觉那么纯真,这个不应该用来形容一个成年男子的形容词,却能那么恰如其分的用在他的身上。

    他过来的第二天,她撇嘴说自己被公司的人气着了,他看着她,揉揉她的脑袋,笑说多大点事,他带她去唱k。

    她哗啦啦一下子点了10首,霸道地一直地唱,他也就是这样看着她,笑笑,听着,始终那么温柔,然后说他不会唱,听着就很好。

    在她唱第11首歌的时候,顾驰电话打了过来,林舒看到是他,啪地挂了,还马上关机。李天忆看着林舒,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告诉她,其实他看到那个电话是顾驰打来的。

    第三天,林舒依旧什么都没说。

    第四天,顾驰在她家楼下等着他们。大声林舒林舒地叫着。质问她为什么不接他电话。

    她不敢看李天忆,低着头,站在墙角,死死地咬着自己的唇。

    他看着她,不发一词。等楼下安静了,又过了半小时,空气中像凝着霜,冰冷而安静。

    “你和顾驰和好了?”

    “没。”

    “那他为什么一直找你?”

    林舒沉默。

    李天忆轻声一叹,微微皱着眉,拉着林舒的手,坐在一旁的椅子上。

    “我爱你,你知道的。但是爱情是自私的,我不能接受你和我在一起心里还有别人。”

    “我没有。”

    林舒看着李天忆,这个让她再次感受到世界的男人。

    “你知道吗?我从第一眼见到你,就对你一见钟情了。你的眼睛,眉毛,嘴唇,和酒窝都像是我梦中女孩走出来的模样,所以我才在人群中拍了你的照片。没有想到晚上你会过来找我聊天,我激动的话都不会说了。其实那天我冷得要死,而衣服就在旁边的帐篷里面,但是我害怕我一走你就走了,所以我一直没敢动。”

    李天忆眼中潜着泪光,他看着她,淡淡的笑着。

    “但是,我害怕踏出那一步,就怕说了你会连朋友都不能和我做。所以我一直都只是默默关心着你。我一直深深的思念着你,思念着那一夜的星空,直到那天我鼓起勇气找你说话,借口刷单。我也挺鄙视这样的自己,但是我真的很害怕失去你。”

    林舒不知道是这样,她深深吸了一口气,想说点什么,但开口却说不出来。

    李天忆摇摇头,继续说。

    “你知道,我告诉过你,我是这个世界上最爱你的人,你也是我这辈子唯一爱过的女人。”他闭上眼,深吸一口气,接着说,“如果没有你,我或者会永远躲起来,不会再让你看到。”

    他们注视着彼此,好久没有一句话。

    “我还是回去吧,你让我很失望。”

    李天忆还是那个最先打破沉默的人,然后他定了最近的航班,离开了滨城。

    林舒没有留他,她知道这样对谁都不公平,但她需要时间好好想清楚。

    六 思念
    

    思念是抹了着蜂蜜的毒药,明明知道不能吃,却忍不住舔舐。

    李天忆突然就从林舒的世界消失,电话不接,微信不回。

    她的世界突然变得空空荡荡,就好像被填满的空间突然空出来,感觉整个人都不适应。

    顾驰来找她,打电话给她,突然都让她觉得很烦躁,她知道,他不再是那个在她心里留下印记的人,她只是不甘心自己那段曾经输的那么惨烈的爱情。

    她开始在大街小巷闲晃,但是发现哪里都有牵着她的手的李天忆,那个把她捧在手心中呵护的男人。

    一天,两天,三天……

    她晃晃悠悠了一个月,然后,她克制不住地搂着自己蹲在地上狠狠地哭起来。

    她想给他打电话,给他发短信,但是她只是在想。

    她一天给他打了无数个电话,每次都按下,然后不等接通就挂断,她一个个数下来,101个,就像曾经看过的那部日剧,101次的拒绝,最终获得幸福。她希望自己也能等来一个电话。

    她给他发微信一直发一直发,但是只是草稿,从未发出,从早上睡醒到晚上睡着:

    我今天大概会一直打你电话

    我就想知道,你现在究竟怎么了,还好吗?

    我看了一下,你回去到今天,平均每天100个未拨出

    今天大概又会创记录了。

    我不知道你是不是想和我断绝联系了?

    如果是,我应该怎么办?

    我已经是第几天听不到你的声音?我不知道,

    但是,真的很难受。

    我又从早到晚。

    早上六点了,哈哈!

    我好想你。

    我有时候在想,或者,你后悔爱上我了

    或者,你是曾经爱过我

    或者,还有其他可能吗

    你告诉我,告诉我,告诉我,求你。

    我的心好痛……

    林舒想扇自己耳光,她的举棋不定伤害了深爱着她的人,那个傻傻呆呆爱着她的男人,但是她不知道如何去弥补。她不知道如何迈出这一步。

    她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看压马路,一个人看电影,一个人逛街,当她走到施华洛世奇的门店前,闪闪发光的水晶,就像天上的星星,让她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胸前的项链,那个一直代替他守护着她的恶魔之眼。

    馨香盈怀袖,路远莫致之。

    此物何足贵,但感别经时。

    夜半的时候,思念如春天的野草般疯长。

    她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爬起来站在落地窗前,看着天空。暗蓝深邃的夜空,破碎稀疏的星辰,苍茫浓郁的夜色中,似乎他在微笑看着她。她伸出手去,却扑了个空。

    2017年9月底的最后一天,相识一周年的这一天,她定了隔天最早一班的飞机票,这一次,她需要自己先迈出这一步。

    她对着星空画了一个心,说,呆子,等我!


    无戒90天训练营

    本文由9159金沙官网发布于熊猫卡丁车,转载请注明出处:熊猫卡丁车呆子,等我

    关键词: